她刊 / 待分類 /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分享

   

【香港本地物流】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2021-06-26  她刊

用一個詞來形容夏天,你會想到什麼?

她姐想到的是,自由。

當温熱的空氣裹着蟬鳴聲席捲而來,思緒就會不自覺地飄回學生時代。

那時的暑假好像總有用不完的精力,和小夥伴四處遊玩之餘,還會拉上家長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最心儀的當然還是動物園。

即便只是隔着籠子,遠遠地和小動物們互動,就已經能收穫無限開心。

如今回想起來,這恐怕是早期“雲養動物”的雛形。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沒有一個孩子能拒絕動物園的魔力,儘管大家生活的環境不同,去過的動物園,也大不相同。

比如對於在湖北恩施長大的孩子們來説,銘刻進他們童年裏的,就是鳳凰山腳下的一個動物園。

簡單的佈置,稀少的動物,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

就是這家動物園的全部配置。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在公共設施不夠健全的年代,這裏是恩施的第一家動物園。

將它一手創辦起來的羅應玖先生,在空洞的大門前,一坐就是32年。

日夜堅守,迎來送往

凌晨五點,天色還沒亮起來,羅應玖的一天便已經開始。

走過每一個動物的圍籠,清掃籠門內外的垃圾,用清水沖刷掉地板上的泥污。

這套流程他做得輕車熟路,動物們也習以為常,乖巧地任由他打掃,偶爾還會有些互動。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一個人的動物園」

打掃到天亮,便到了為生計做打算的時候。

羅應玖推上單車趕赴菜市場,為動物們採購一天所需的飼料。

滿滿一袋食物,看似凌亂地混裝在一起,實際上都已經過他的精心挑選,保證能為小傢伙們提供均衡的營養。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一個人的動物園」

在老羅看來,這些動物如果在野外生存,會有足夠大的空間來奔跑,也可以找到各種天然的食物果腹。

因此他為自己訂下了餵養動物的兩大準則:

一是要讓它們吃飽;二是要保證,那些在野外可以吃到的東西,動物們在這裏也能吃到

“搞不到手,這一天我心裏就有一個疙瘩,就像孫子今天沒有拿到奶一樣。”

一句話足以説明,這些動物在他心裏有多重要。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一個人的動物園」

園裏的動物不多,老羅給它們每一隻都取了名字。

靈活的猴子叫皮皮,和名字一樣,調皮伶俐。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盤踞在房間裏的大蟒叫自然,外形駭人,卻在老羅長輩般的呵斥下,顯出一份反差萌感。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這隻被拎着的果子狸,是動物園的新成員,老羅叫它“三叉”。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老羅的動物世界」

三叉是被附近的好心人送來的,來時已經生命垂危,吃不下東西。

老羅想盡辦法救它,卻還是沒能讓它熬過第二個白天。

生老病死,對動物來説同樣是件尋常事。

但老羅仍舊會為每一場分別而難過。

將三叉的屍體包裹好,他緩緩離開動物們的生活區,走向山林深處,準備將它掩埋。

一路寂寥,只有老人孤獨的背影,在小路上蹣跚前行。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老羅的動物世界」

看得久了,連旁觀者都要忘記,這裏本該是一家遊人如織的動物園。

承載了一代人記憶的鳳凰山森林公園動物園,就在這樣的寂靜中,走過了自己的而立之年。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一隻豪豬,改變半途人生

開辦一家動物園,其實是羅應玖生命裏的一場意外。

1975年,從部隊轉業的他,進入了恩施的清江電影院工作。

影院每天下午放映一場電影,算不上辛苦,日子也穩定。

老羅習慣了在這裏按部就班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他在下班路上邂逅了一個販賣野生動物的小販。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老羅的動物世界」

小販手裏拎着的,是一隻已經受傷的豪豬,它的一條腿已經斷掉,奄奄一息。

傷口處不斷流淌下來的鮮血,像是滴進老羅的心裏。

他看着滿身痛苦的豪豬,突然感覺心痛不已。

要守護這隻可憐的動物,“不能讓它落到人們的手裏當屠殺品”

在這樣的想法驅使下,老羅決定上前和小販進行交涉。

幾番討價還價後,他用身上僅有的14元錢買下了這隻豪豬。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當時的14元錢,相當於老羅工資的1/5

受傷的豪豬,在老羅的精心照料下漸漸康復,但那條被打傷的腿,卻再也無法恢復。

老羅慶幸自己救下了這條生命,卻也為它的未來感到擔憂。

放歸野外,失去一條腿的豪豬連覓食都有困難,更不要説如何在競爭激烈的環境下生存。

但在那一年,恩施還沒有動物園和野生動物救護站,沒有人能接替老羅照顧這個可憐的小傢伙。

百般思量下,老羅決定,自己養育這隻豪豬,為它“養老送終”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自此,電影院旁的一個籠子,成了豪豬生活的地方。

老羅會在工作間隙來照顧它,也會在遇到販賣野生動物的人時,一邊呵斥一邊買下他們攤位上的動物,通通收養在電影院旁。

漸漸地,動物越來越多,需要的生活空間也越來越大。

影院領導和羅應玖索性為它們做了新的安置,放在電影院的露天場地上,乍看之下,像一場動物展出。

彼時來看電影的孩子們,常常被這裏的動物吸引,偷偷跑過來觀察它們,一看就是大半天。

看到那些在課文中被提及過的小動物,活蹦亂跳地出現在自己面前,大家總是能笑得開懷。

電影院旁的小動物,就這樣嵌進了一代人的童年記憶裏。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後來的時間裏,老羅救下的動物數量不斷增加,時代的腳步也在不斷前行。

到1989年,恩施市委、市共青團等多個部門共同倡議“為恩施人民辦件好事”,邀請羅應玖帶着自己飼養的動物,開辦恩施的第一家動物園

於是,在當年還一片荒涼的鳳凰山隧道旁,鳳凰山森林公園動物園正式成立。

城市裏的孩子們終於不用擠在電影院旁,而是可以每週末都來動物園,在圍欄外把喜歡的小動物看個夠。

那一年,動物園的門票只要五毛錢,但一年下來,竟能有幾萬塊的營收。

老羅躊躇滿志地把這裏打理得井井有條,期盼着動物園的未來會和動物們的狀態一樣,茁壯成長。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衰敗時代”

沒有人能窺見未來,所以1989年的老羅,看不到這個城市將來的樣貌。

但生活總會給人們一個答案,儘管答案有時並不温柔。

時代飛速前行,身邊的每一寸土地都在發生改變。

鳳凰山森林公園漸漸成為了市中心,周邊修建了遊樂場,新時代的孩子們,都在那裏尋找快樂。

老羅用心守護着的動物園,開始被人們遺忘。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但是他仍舊抱着心裏的願望,想要把動物園做大做好。

2003年,他引進了一隻斷掉尾巴的老虎,和一隻老獅子,起名叫歡歡和洋洋,象徵“歡樂的海洋”。

即便遊人稀少,但只要動物們還在,對他來説這裏就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兩隻猛獸的進食量比其他動物更加驚人,但老羅沒有因此而虧待任何一隻動物,反而堅持去買新鮮的肉來餵養它們。

迴歸到生活裏,他自己的飲食起居反而一切從簡,能吃飽穿暖,有地方住,就很好了。

就連森林公園的負責人,在看過他的動物園後也忍不住讚歎:

“穿得不講究,吃得不講究,但他對動物餵養是真的很講究。”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澎湃新聞」

私下聊起這些,兒女會笑稱老羅“對動物比對我們都好”。

這個老人,也確實把動物們都當成了自己的家人,不管園裏有沒有客人,都盡心盡力去照顧好每一隻動物,像老朋友一般,絮絮叨叨地和它們聊天氣侃日常,囑咐它們要好好喝水。

園裏不復往日的熱鬧,他和動物們,就更像是相依為命的一羣個體。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後來的老羅會説,“如果我不養動物,恐怕我會死得更快”

他不忌諱提及死亡,因為已經見證了太多迎來送往。

年輕時,妻子早逝,他獨自拉扯兩個孩子長大,歷經太多艱難。

等到兒女長大,他也開起動物園,日子終於有了盼頭,卻仍未品嚐到命運裏的幾分甘甜。

昔日園裏熱鬧時,女兒會來幫他的忙。

老羅念及她有先天性心臟病,不讓她做重活,只許她在門口賣一賣門票。

但即便如此,時光還是未能將女兒留下,多陪他走上一遭。

2007年,女兒的生命走向終點。

生命垂危之際,她央求老羅,再陪她一起去動物園裏走一走。

也是在那一天,她告訴父親,“我不能繼續陪你了,動物園對恩施的老百姓很重要,您千萬別讓它垮了”。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白髮人送黑髮人,人間最大的打擊莫過於此。

悲痛之餘,女兒的遺言成了老羅心裏最大的執念。

無論後來經歷多少艱難,他都從未想過放棄這間動物園。

來到這裏的遊人越來越少,門票收入入不敷出。

老羅把自己的大部分工資拿出來,為動物們謀生路。

菜市場的小販們都認得他,也知道他的處境,常常要為他免去費用。

老羅從來不依,有錢給錢,沒錢就把賬記清楚,早晚要過來還上。

“人家有一份勞動,你就要給別人在錢上面過個路。”

對於生活,他總有這些屬於自己的堅持。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這份堅持到了動物身上,便更加明顯。

昔年,第二任妻子曾勸説他捨棄動物過安穩的生活,被他毫不猶豫地拒絕。

“你走了有你的生路,動物到我這裏,再放出去就沒有生路了。”

於是妻子離去,留他繼續在動物們身邊,幾十年如一日地照顧它們健康成長。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被時光遺忘的動物園

從開園到今天,日子整整走過了32年。

羅應玖老了,動作早不如當年麻利。

動物們也跟着他一起變老,熬不動的,就早他一步離開。

回首過往,羅應玖已經送走了八、九十隻動物,昔日它們來到這裏的日子似乎還在昨天,如今卻再也無法見到那些熟悉的臉。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兒子早就勸他退休,靠退休金維持生活,完全會比現在安逸得多。

他不願放手,深知沒有人比自己更清楚,這些動物需要用怎樣的方式相處。

同樣的,他還拒絕了兒子要來幫忙的請求。

他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老羅不想讓自己的事業,浪費他的精力。

於是空蕩蕩的動物園裏,只剩一位白髮老人,守着大門口,朗聲向來往的孩子詢問一句:

“要不要看動物?”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偶有老人經過,見他滿頭長髮便喚他“妹妹”。

他習以為常,反問對方,“你看我是不是妹妹?”

類似的誤會時有發生,老人小孩都常因他的外貌辨錯性別。

但羅應玖堅持不把頭髮剪短。

多年前一次剪髮經歷,讓原本和他親近的動物都開始躲着他,這讓他感到痛心。

為了養動物,什麼苦他都吃過一遍,唯獨不能接受的,便是動物和自己之間的感情變疏遠。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老羅的動物世界」

每個去到動物園的人,都忍不住為老羅和動物們的生存狀況嘆惋。

但在更加廣闊的天地裏,他還是無可避免地,被更多人遺忘。

就連當地人也開始對這家位於鳳凰山的動物園感到陌生,堅持前往的人,大多有了些年紀,想找尋一份童年的回憶。

今年初,一位網友再次前往鳳凰山森林公園動物園,看到園中現狀更不如往日。

猴子老了,失明的雙眼讓它連食物都摸索不到;

黑熊失去一條腿,每一步都行進得極為困難;

那隻叫做“自然”的大蟒與世長辭,再也沒機會看到屬於它的大自然;

……

偌大的園區裏,只剩羅應玖還一如既往地守在門口,等着有人進來,再聽他聊一聊,發生在自己和動物們身上的那些故事。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我想建一個跟國家動物園一樣的動物園,既有休息室,也有展出室,要有日光能曬到它們。”

如今已經81歲的老羅,心裏仍滿載着這份夢想。

動物陪他走過了半生,在看不到盡頭的餘生裏,他還想繼續前行,幫助它們,過上更加安逸的生活。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有人説,在養動物這件事上,老羅顯得過分偏執。

但如果沒有這份偏執,如今生活在動物園裏的這些動物,或許都早已被端上人們的餐桌。

很多時候,“食物鏈頂端”的稱呼,會讓人們產生錯覺,以為自己有了掌控萬物命運的能力。

實際上,動物和我們一樣,都只是在同一個世界上生活着的物種,也都有權利好好地生存下去。

過去的32年時間裏,羅應玖擔任着動物園的採購員、飼養員、售票員和講解員,為每一個流離失所的動物找到家,也讓無數人開始學着瞭解它們,保護它們。

他撐起了只有一個人的動物園,卻從不孤單。

正如老羅的兒子所説,“他就像是這個時代的堂吉訶德,始終在一個人戰鬥”

而這份戰鬥的力量,值得被我們永遠銘記和傳承下去。

救救他!別讓這「國寶級男神」消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