菌情觀察室 / 待分類 / 生病了要不要馬上吃藥?請三思而後行

分享

   

【香港本地物流】生病了要不要馬上吃藥?請三思而後行

2021-07-05  菌情觀察室

“生病了就應該吃藥”似乎已經成為了我們很多人的一種“常識”,然而這種常識可能正在慢慢侵蝕我們的健康。不可否認,當前的醫療保健系統對於突發事件、創傷和某些疾病確實做出了驚人的貢獻,但是在關注一個人的整體健康和疾病預防方面真的做得很少。我們生病了到底該如何選擇,到底要不要馬上選擇吃藥呢?

近日,在閲讀《The Gut Paradox》一書時,看到了一些令人驚訝的內容,想分享給大家。作者在書中舉了這樣一個例子:

一天早上,你注意到自己的愛車駕駛座一側的前胎癟了,其餘的輪胎看起來很好。你把車開到最近的汽車修理店,他們很開心地用輪胎補丁幫你補胎。你非常滿意,繼續開車上路。然而,幾天後,你看到輪胎又癟了,你再次把車開到修理店,他們又在那裏打了個補丁。

幾天後,同樣的場景重演。你有點沮喪地回到汽車修理店,修車師傅告訴你,他使用的輪胎補丁可能不太好了,你需要換一個更貴的補丁。你不太情願地答應了,畢竟,他是“專家”。

幾天後,輪胎又癟了。你再次回到汽車修理店,師傅建議你需要的不僅僅是補輪胎,你需要手術,你該換新輪胎了。你換了新輪胎,遺憾的是,幾天後,新輪胎也癟了。

再次面對修車師傅,他告訴你,他能做的就是補胎或換個新胎。你感到非常沮喪,筋疲力盡。你通過朋友找到了一個有經驗的師傅,他詳細瞭解了你車子的問題。經過檢查,他發現,方向盤不正給輪胎施加了壓力,造成輪胎偏磨,這就是輪胎總是癟了的原因。實際上,這是方向盤的問題,不是輪胎的問題。解決了方向盤的問題,輪胎的問題再也沒出現過。

其實,在我們的現代醫療體系中一直上演着這一幕,治療的目的只是在控制症狀,而不是解決根本問題。很多情況下,我們去看醫生,就像上述例子中遇到的第一個修車師傅一樣,專注於症狀(輪胎問題),最終用不必要的藥物(輪胎補丁)和手術(更換輪胎)來解決問題的結果,而不是問題本身。結果怎麼樣呢?我們可能每個月都要去看醫生,一次又一次地“修理”相同的症狀。最後,身體非但沒有治好,反而感覺越來越糟,需要用更多的藥物去緩解更多的症狀,直到生命最後一刻

在美國,現代醫療體系是導致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我們知道,許多處方藥都存在一些副作用,有的甚至很嚴重。在美國,藥物通常是導致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一些藥物已經導致數萬人死亡。統計數字説明了一切。2010年,處方止痛藥造成了16600人死亡,過量使用止痛藥導致的死亡人數超過了可卡因和海洛因的總和。在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公共健康報告中,處方藥導致致命車禍的比率是非法藥物的三倍。

當大多數人感到不舒服或生病,通常他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醫生尋求幫助。但是,如果我告訴你,根據美國的一項統計數據,在美國,目前的醫療體系是導致死亡的第三大原因,僅次於心臟病和癌症,是不是很驚訝?

2000年,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備受尊敬的健康專家Barbara Starfield博士就在《美國醫學會雜誌》上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題為《美國的健康真的是世界上最好的嗎?》(“Is US health really the best in the world?”)。Starfield博士不僅提出了這個問題,她也根據自己的研究給出了答案,該研究給出了以下每年因醫療事故死亡的數據:

  • 12000人死於不必要的手術;

  • 7000人死於醫院用藥失誤;

  • 20000人死於醫院的其它失誤;

  • 80000人死於醫院感染;

  • 106000人死於FDA批准的正確處方藥物。

她得出的結論是,美國每年因醫療原因死亡的總人數高達22.5萬人。基於這些數據,Starfield博士得出結論,醫療是美國人的第三大死因,這一結論也已被其它獨立研究所證實。

不過,這裏需要注意的是:首先,大部分數據是來源於對住院患者的研究;其次,這些數據僅包括死亡,不包括傷殘或其它副作用;第三,因為現在並沒有要求要報告這類事故,很明顯,醫院和相關從業人員因為害怕可能的後果而通常不願報告這些事故,因此,很難對醫療事故進行真實的統計。所以,這些數據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醫療事故的後果比Starfield博士所報告的可能還要嚴重得多。

2005年,美國菲爾萊狄更斯大學的Gary Null博士及其團隊發表在《正分子醫學雜誌》上的另一項題為《醫藥源性死亡》(Death by Medicine)的報告重新計算了醫療失誤造成的傷亡人數。他們引用了以下數據(美國的數據):

  • 每年因處方藥物的不良反應而住院的人數:220萬

  • 每年因病毒感染而開出的不必要的抗生素數量:2000萬

  • 每年進行的不必要的醫療和外科手術數量:750萬

  • 每年接受不必要住院治療的人數:890萬人

此外,Null及其同事計算出每年有超過78萬人死於醫療實踐。他們報告稱,現代醫療體系已經成為美國人死亡和傷殘的主要原因,相比之下,統計當年死於心臟病的人數為699697人,而死於癌症的人數為553251人。

從這些數字來看,現代醫療體系顯然需要改進。事實上,目前的醫療保健模式已經演變成對單個器官的護理,在大多數情況下忽視了對整個身體的關注。它們鼓勵首先使用藥物,而不是尋求健康的生活方式的改變。在某些情況下,現代醫學實踐不僅不能讓我們恢復健康,反而讓我們更加接近死亡。

過度醫療化

藥物治療通常是現代醫療的首選治療方法。醫藥行業牢牢控制着醫療體系,它們的主要目標是利潤,它們在許多方面顯著影響着醫療實踐。醫療化是醫療行業的一種做法,它們將常見的症狀轉化為疾病,這樣就可以為其開藥。

此外,醫療行業通過各種手段努力提高人們對其藥物和治療的認識,以獲得更多的客户,比如,大量的電視廣告和活動贊助等。我們還經常在各種媒體上看到售賣藥品的廣告,很多廣告在觀眾面前持續不斷地展示着病理學,這隻能給他們形成一種強化,認為自己可能有嚴重的健康問題,應該考慮治療,主要是藥物治療。


醫藥行業做到這一點的另一種方法是重新命名某些特定的綜合症,使它們似乎適用於更多人。例如,注意力缺陷障礙最初是稱為“輕微腦功能障礙”,然而,在醫藥行業的共同推動下,這種疾病被重新命名為“注意力缺陷障礙”。這樣,這種情況可以適用於更多的人,因此也可以售出更多的藥物。事實上,治療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的藥物是世界上最暢銷的藥物之一,僅僅在美國,這些藥物的年收入就已經達到130億美元。

很多藥物可能沒有我們想象的有效

藥物的使用大家最關心的是有效性,每一種新藥所涉及的研究的質量和有效性值得我們關注。我們絕大多數患者沒有研究能力或科學背景,無法深入瞭解研究結果背後的真實故事,我們所瞭解的可能都只是表面的東西。

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研究是在藥企的資助下進行的,這些科學研究很可能被市場所強行控制了。研究人員有許多方法可以使他們的結果產生偏差。他們可以進行很多很多的測試,偶然得到一些重要的結果,然後只報道那些“成功”的結果,而不報道那些負面的結果。此外,各種醫學雜誌似乎也很少發表否定某種藥物或治療或者證明他們的負面影響的研究。更可悲的是,有一些醫生因為站出來反對和質疑這些做法而受到行業的排擠,從而失去信譽甚至整個職業生涯。

也有很多方法可以使研究傾向於想要發表的發現。一種方法是繼續資助研究,直到有積極的結果出現。研究人員通常不會報告消極的結果,所以當積極的結果產生時,沒有人知道之前的很多試驗可能都沒有產生顯著的結果。因此,這種積極的結果可能只是偶然,但是除了研究人員之外,沒有人知道這一點。

在一項相關發現中,一組研究人員根據《信息自由法案》向FDA請願,要求提供由製藥公司提交的用於批准抗抑鬱藥物的所有研究論文,包括已發表和未發表的。結果發現,因為發表偏倚,抗抑鬱藥物相對於安慰劑的療效可能被誇大了。例如,74個FDA註冊的隨機對照試驗涉及12種抗抑鬱藥物,12564名患者,在已發表的試驗中94%是陽性的,但是所有FDA註冊的研究中(包括未發表的)只有51%是陽性的。因此,製藥公司很大程度上只是發表了一些想要我們知道的東西。

在由許多健康領域的專業人士撰寫的一本名為《服用鎮靜劑的社會》(The sedating Society)的書中,作者透露,有25%接受抗抑鬱藥百憂解的受試者同時服用了鎮靜劑以降低自殺風險,因為早期的試驗表明這是副作用之一,然而,這一事實最初並沒有被披露。

這本書的主要作者之一,哥本哈根大學的Gotzsche教授指出,百憂解和隨後其它類型的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是基於5-羥色胺缺乏會導致情緒障礙的概念所開發出來的,但其實並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這一點。

所以,其實我們所吃的很多藥物可能並沒有我們所認為的那樣有效。

很多藥物也可能沒有我們想象的安全

藥物的安全性也是我們應該關心的問題,然而往往被很多人所忽視,很多人在意的是藥物能否迅速緩解他們的症狀。

  • 許多藥物是為了改變我們的自然生物防禦機制而設計的

其實,許多身體症狀是免疫系統或身體其它部位試圖解決潛在問題的結果。例如,炎症可能是身體免疫系統防禦性攻擊外來異物或者錯誤地將自身結構視為“異物”而發起攻擊的結果。許多藥物治療的目的是抵消這些免疫反應的影響,而不是解決真正的問題。

例如,當我們感染細菌的時候,體温升高和發燒是身體對入侵者的自然反應的一部分。這個時候我們幹了什麼呢?我們服用藥物來退燒,這實際上是在抑制身體的自然防禦機制。當然,確實在極少數情況下發燒可能會加劇併產生問題,不得不服用退燒藥,但是退燒藥仍僅僅是在控制症狀,而不是幫助解決問題。

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的Paul Andrews教授及其同事,在“不傷害”(do no harm)的醫學職業道德準則下廣泛地研究了藥物的影響,他們在2012年發表的一篇論文中寫道:“適應性過程的中斷將降低生物功能,這是進化醫學的一個原則。例如,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發燒是一種古老的進化適應性,用於協調免疫系統對感染的反應。對人類的研究表明,退燒藥對發燒的干擾對免疫反應有許多不利影響。在對照實驗中,退燒藥延長了身體清除非致命感染的時間,比如鼻病毒(普通感冒)和水痘帶狀皰疹病毒(也就是我們熟知的水痘)。常見退燒藥對乙酰氨基酚(撲熱息痛)也會增加瘧疾感染的病程。在更嚴重感染的患者中,比如細菌性敗血症,相關性研究發現發燒與生存率增加有關。”

  • 藥物的長期風險

藥物治療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那就是什麼時候停藥。對於許多藥物,長期風險根本不知道。有些藥物,很多人一吃就是幾十年,部分原因是,當他們試圖停藥時,他們會遭遇停藥綜合症。換句話説,他們已經對藥物成癮。然而,這並不意味着他們仍然需要藥物,而只是停藥症狀令人不快。然而,這些停藥反應通常被解釋為藥物是必需的,其實你可能並不需要它們,但是如果你試圖擺脱它們,你會經歷不適而退縮。結果就是,當人們不知道藥物會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時,他們就會長期服藥。人們總會天真的認為吃藥總比不吃藥好。

藥物的許多問題只有在長時間服用時才會顯現出來,瞭解任何藥物的長期效果很重要,因為它們可能弊大於利。

比如,2016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中,德國神經退行性疾病中心的研究人員進行的一項大型研究對近75000人進行了為期7年的追蹤調查,結果顯示,長期使用一些抑酸藥物(比如質子泵抑制劑)與痴呆症的增加有關。當然,這並不是説抑酸藥物會導致痴呆,這只是一種相關性。

另外,大多數抗抑鬱藥都是在大約6-8周的臨牀試驗的基礎上被批准用於醫療用途的,百憂解僅僅在6周的試驗後就被批准了。然而,很多患者在長期服用。許多研究表明,長期服用抗抑鬱藥可能存在很多潛在副作用。

下面我們就以抗抑鬱藥物為例,看一下長期服用的危害:

  1. 導致抑鬱:抗抑鬱藥本來是治療抑鬱的,然而一些研究發現,抗抑鬱藥的使用似乎會增加抑鬱的易感性,因此服用抗抑鬱藥的人更有可能患抑鬱症。

  2. 導致躁狂和精神病:服用抗抑鬱藥可能會導致躁狂,並被診斷為雙相情感障礙,因為它們可能有興奮的效果,這可能不僅僅是大腦的暫時變化。所有類型的抗抑鬱藥也會導致精神病和幻聽或幻視。

  3. 使人自殺:抗抑鬱藥會導致成人和兒童產生自殺傾向。在接受抗抑鬱藥物治療的患者中,抑鬱惡化和/或自殺想法或行為增加的可能性總是存在。一些所謂的“健康志願者”接受抗抑鬱藥物的測試時會產生自殺傾向,所以這並不是抑鬱症本身引起的,而是藥物引起的。

  4. 使人暴力:抗抑鬱藥已被證明與對他人的暴力持續升高的風險有關。這意味着有些人,可能變得完全不符合他們的性格,變得暴力,在某些情況下甚至殺人。

  5. 導致癌症:一些研究表明,即使是低劑量和短期服用抗抑鬱藥,也會導致患乳腺癌和卵巢癌的風險增加。

  6. 懷孕期間服用抗抑鬱藥可能損害嬰兒健康,包括增加患自閉症的風險:抗抑鬱藥選擇性5 -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s)現在被孕婦廣泛使用,比如百憂解。有研究表明,懷孕期間接觸SSRI會使嬰兒患自閉症的風險增加一倍;也有證據表明,妊娠期間使用SSRI抗抑鬱藥也與流產、出生缺陷、早產和新生兒行為綜合徵以及其它妊娠併發症(比如產後抑鬱和嬰兒低出生體重)有關。

  7. 損害腦細胞:有跡象表明,抗抑鬱藥有可能改變大腦的結構,比如減少5 -羥色胺神經細胞的樹突長度和樹突棘密度。在大鼠實驗中,停藥後,這些變化並沒有逆轉。更令人擔憂的是,5-羥色胺受體實際上會死亡和消失。在大腦的某些區域,可能會導致40-60%的5-羥色胺受體喪失。

  8. 影響骨骼健康:抗抑鬱藥可能會降低骨密度,從而增加骨折和骨質疏鬆的風險。

  9. 增加糖尿病風險:長期服用抗抑鬱藥會增加患糖尿病的風險,三環類抗抑鬱藥和選擇性5 -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都觀察到了這種關聯。

  10. 造成無法控制的身體和麪部運動:SSRI類抗抑鬱藥物越來越多地與嚴重的運動障礙聯繫在一起,它會造成無法控制的身體和麪部運動並減緩身體和大腦的整體功能。這可能會造成非常嚴重的殘疾和社交尷尬。

  11. 增加中風風險:三環類抗抑鬱藥對心臟功能有潛在的危險影響,高劑量會導致危險的心律不齊,即使是正常劑量也可能偶爾會因心臟功能失常而導致猝死。SSRI抗抑鬱藥也與中風風險增加有關。

  12. 增加痴呆的風險:很多人在服用抗抑鬱藥時會出現記憶問題,長期服用這些藥物可能會導致認知能力下降和痴呆。

  13. 導致焦躁不安、緊張和失眠:所有的SSRIs都會導致失眠、焦慮、躁動和緊張。一項短期研究顯示,38%的服用百憂解的患者存在這些不良反應。

  14. 導致細胞死亡:一些抗抑鬱藥會觸發細胞凋亡

  15. 導致持續的體重問題,即使是停藥後仍然存在:在某些情況下,抗抑鬱藥物的使用可能是導致肥胖的一個隱蔽而持久的風險因素,即使是在停藥之後,風險仍然存在。

  16. 使人變得冷漠和消極:SSRI抗抑鬱藥已被證實與記憶受損和使人變得冷漠與消極有關,與此相關的大腦額葉腦區的血流量顯著減少。

  17. 影響性健康:超過50%的服用抗抑鬱藥的人都會出現性功能障礙,停用這些藥物後,這些問題可能會持續存在。

  18. 可能危及生命:5 -羥色胺毒性是SSRI抗抑鬱藥使用的一種不常見但可能危及生命的副作用。

  19. 降低大腦自我調節的能力:一項重要的研究表明,抗抑鬱藥可能會降低大腦自我調節神經遞質系統的能力。

  20. 很容易上癮,而且很難戒掉:儘管人們通常不會像吸食可卡因或海洛因那樣渴望抗抑鬱藥物,但從某種意義上説,抗抑鬱藥物也會導致嚴重的戒斷反應,而且很難停止服用。 

雖然這裏列舉的只是長期服用抗抑鬱藥的危害,但是許多其它藥物的長期所用所造成的危害也逐漸暴露出來。很多人通常因為某些症狀而服用藥物,然後又不得不因為藥物的副作用而服用另一種藥物,最後把自己整成了一個“藥罐子”。

藥物大多隻是治療症狀而不是解決根本問題

事實是,現代醫療大多關注的是疾病和症狀,而不是健康和功能,幾乎任何症狀都可能被視為疾病。當前絕大多數情況下的現狀就是:當醫生看到症狀或疾病時,都會使用藥物進行治療,當藥效變差時,就會加大劑量或換用其它藥物,而最後當藥物不再起作用時就進行手術干預。

症狀本是身體告訴我們出現問題的信號,而大多數藥物通常是用來緩解或掩蓋症狀的。我們使用藥物來掩蓋症狀,最終可能導致更嚴重的問題出現。比如,疼痛是身體某些部位出現問題的信號,依賴止痛藥只是在掩蓋疼痛的症狀,並不能解決導致疼痛的根本問題,我們依賴止痛藥而不去尋找引起疼痛的潛在誘因,最終可能將我們置於更危險的境地,導致更嚴重的疾病發生。

然而,如果我們不把某些功能障礙認為是一種疾病,而認為是一種偏離正常的情況,那麼最好的方法應該是利用身體的自然力量來恢復健康。與其將各種藥物引入人體,為什麼不利用人體的自然力量來進行治療呢?我們應該關注身體缺少了什麼或者需要什麼來治癒自己,而不是藥物治療。

關注疾病和症狀也意味着患者不會真正瞭解自己的健康和問題的根源。如果你因為關節發炎去看醫生,大多數情況下,你會被告知避免某些活動並接受抗炎藥物治療。然而,還有很多變量會嚴重影響炎症,比如飲食和生活方式方面的某些因素,讓患者瞭解這些因素和他們可以控制它們的方法,不僅可以減少或消除藥物治療的需要,而且可以給患者提供糾正病情的自然力量。

醫生很少有時間與患者深入交流,找出問題的根源。所以,對於不同患者的相同症狀,醫生通常會給患者千篇一律的治療建議,把每一個人的問題機械式地套用到同一個框架裏,而不會對每個患者的具體情況進行批判性思考,這往往可能帶來災難性後果。另外,很多患者通常也給醫生施加巨大的壓力,要求他們開出速效的藥方,快速幫他們緩解症狀。

現代醫療還存在其它問題,其中之一就是檢測。在醫學檢測結果中有一些參數,這些參數表明某種被測試物質是否在正常範圍內,比如我們血液生化檢測裏的各種指標。通常情況下,我們認為如果指標超出了可接受的範圍,那就有醫學問題,但是如果在正常範圍內,就沒有問題。這可能過於簡單了,有時候,即使在正常範圍內,但是偏高或偏低接近臨界值時,也可以提供很多關於身體功能紊亂的信息,但是大多數醫生只要看到結果在正常範圍內,就不會去關注它,而只是關注那些後面有“上升”或“下降”箭頭的異常指標。

另外,很多人通常把責任歸咎於基因,而不是他們的行為和生活方式選擇。然而,事實是,基因通常只是增加疾病發生的可能性,而這些可能性很大程度上受到生活方式的影響。所以,有些人可能有某種疾病的遺傳傾向,但是如果他們在一生中吃得營養健康,注意運動和睡眠,保持良好的生活習慣,這將顯著抑制甚至消除發生這種疾病的機會。

所以,我們並不鼓勵人們進行基因檢測,因為它只會增加焦慮感,導致很多困惑。事實上,很多數據有力地表明大多數疾病是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產物,而不是基因。比如,美國作家丹·比特納(Dan Buettner)所描述的“藍色地帶”,包括日本沖繩、意大利撒丁島、哥斯達黎加的尼科亞半島、希臘的伊卡里亞島和美國加州的羅馬琳達,這些地區的人們擁有健康的飲食和生活方式,心臟病和痴呆症對於他們幾乎是聞所未聞的,活到超過一百歲的機率也出奇的高。

總結

這裏列舉的很多數據都是美國的數據,但其實這是全球普遍存在的問題,在我國也不例外。“生病吃藥”已經成為我們大多數人的一種常識,但其實藥物大多數情況下只是在掩蓋我們的症狀,而不是解決導致疾病的根本問題。同時,我們也應該關注藥物的有效性和長期服用的危害,很多藥物可能也沒有我們想象的有效和安全。此外,藥物濫用的問題也非常嚴重,本身用於治療疾病的藥物反而可能成為影響我們的健康的一大誘因。

當然,我們並不是要反醫療,也並不是建議人們在生病時不要服用任何藥物,那是個人自己的選擇,我們尊重這種選擇。然而,很多人確實對於很多藥物的風險瞭解不足,因此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如果人們更多地意識到其中的一些風險,也許更少的人會如此依賴它們。

我們建議,當我們生病的時候,大多數情況下,我們要做的不應該先用藥物來掩蓋症狀,而是應該找到症狀出現的原因。如果你正在服用某些藥物,當藥物對你似乎不那麼有用,或者導致了其它身體不適的時候,特別是藥物的弊大於利的時候,你應該停止服用這類藥物。

美國通用電氣公司創始人托馬斯·愛迪生(Thomas A Edison)曾説過“未來的醫生不開藥,而是鼓勵自己的患者關注自己的身體、飲食以及疾病的原因和預防”(The doctor of the future will give no medication, but will interest his patients in the care of the human frame, diet and in the cause and prevention of disease)。我們每個人體內都有一個醫生,我們只是需要去幫助它正常工作。我們每個人內在的自然治癒力量是恢復健康的最大力量。最好的醫生是我們每個人自己,健康的飲食和生活方式是幫助激發我們恢復健康的自然治癒力量最好的手段。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