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娛價值官 / 待分類 / 上半年票房倒退回2017年,20、30億檔電影...

分享

   

【香港本地物流】上半年票房倒退回2017年,20、30億檔電影正在消失?

2021-07-05  文娛價值官

撰 文丨張   遠

編 輯丨美   圻

文娛價值官解讀:
ID:wenyujiazhiguan
雖然疫情之後國內電影市場迅速恢復元氣,但從上半年的表現來看,重回疫情之前的巔峯尚需時日。

今年上半年國內電影票房以275.67億收官,相比2019年同期下滑了37億,觀影人次更是減少了15%。不僅如此,除了春節檔和五一檔之外,其餘四個月的成績都不及2019年,1月、3月、4月分別創造了近7年以來的最低票房成績,6月票房只有2019年同期的一半。兩個檔期之外的市場塌陷,更多電影密集扎堆節日檔期,意味着電影行業對“假期效應”的依賴正愈演愈烈。

不僅如此,今年上半年電影市場的“頭部效應”進一步加劇,《你好,李煥英》和《唐人街探案3》兩部影片就貢獻了36%的票房,而前十名影片的票房佔比高達三分之二,而30億、20億檔票房影片的缺失,意味着市場“腰部”的塌陷。

上半年,國產電影繼續全面碾壓進口電影,票房前十中僅有兩部非國產,前20名中也僅有5部。這固然是由於疫情之下好萊塢生產能力的萎縮,但《速度與激情9》的票房“滑鐵盧”也説明好萊塢的大片套路正在“失靈”。


電影業的“假期依賴症”
為何愈演愈烈?

在盤點春節檔的市場表現時,我們就提及去年國慶檔和賀歲檔取得了86.33億票房,佔據了全年總票房的42%。

今年上半年,元旦、春節、五一三個檔期貢獻了157.52億票房,佔比達到了57%。為了讓每一個節日都能轉化為電影檔期,電影行業已經不滿足於傳統檔期,進來年熱衷於炒作新的“假日檔”,情人節檔、端午節檔、父親節檔等都被營銷出來,其中端午檔更是一下子有15部影片同時搶灘。

然而,觀眾似乎對此並不買賬,端午檔15部影片中竟然沒有一部能在三天假期中過億,內卷互耗之下,端午檔的總票產出不到5億。同樣,所謂的父親節檔也只是電影人的一廂情願,在觀眾眼中它與一個普通的週末並無二致。

觀眾之所以越來越傾向於在假期才走入電影院,除了重點影片的扎堆上映之外,更重要的原因可能在於院線電影正在告別日常娛樂,成為“假期特供”。短視頻、劇本殺、遊戲等個人化娛樂已經填滿了當代年輕人的日常休閒時間,只有在節假日時,院線作為一種公共娛樂的社交價值、情感連接屬性才會得以凸顯。只有在春節、五一等全民性節日,公共娛樂的需求才會蓋過一個人刷短視頻的衝動

今年唯一兩部票房過20億的影片,《你好李煥英滿足了年輕人對於理想親情的投射,幫他們完成了自我救贖與自我和解唐人街探案3》則是將閤家歡這一電影類型做到了極致承載了昔日春晚所有今日春晚所無的功能

2019年時挑起電影市場大梁的是激發觀眾愛國熱情家國情懷的國民情緒電影今年下半年將密集上映的此類影片被寄予了厚望

電影市場的
“頭部效應”為何越來越強?
 

雖然“二八法則”適用於所有的娛樂產業,然而電影業的“二八法則”還是折射出越來越深的結構性困境。如果一個行業只有成為爆款才有出頭的機會,説明行業的根基已經岌岌可危,也説明缺少足夠有獨立觀影習慣、觀影愛好的觀眾羣體。

當然,這個問題與上一個問題息息相關,節假日觀影的觀眾更多是被一種節日的氣氛裹挾進來,是一種被動而非主動型觀影,驅使他們作出選擇的是一種從眾心理,這種從眾心理會形成一種自我強化的漩渦。如同十萬加公眾號文章都是撬動了觀眾的心理槓桿一樣,爆款影片越來越需要找準大眾心理的密碼,僅僅靠特效、明星拼盤已經不再管用。

上半年,作為市場頭部的全民爆款只剩下兩部,其餘的都只能算是圈層爆款,甚至票房三、四名的《速度與激情9》與《哥斯拉大戰金剛》都從昔日全民追捧的大片,退化成部分特效和怪獸愛好者才會買單的圈層爆款。

《送你一朵小紅花》之所以和《我不是藥神》有20億的差距,也是因為格局從全民議題萎縮成為有社會關切的青春片,自然很難再掀起觀影熱潮。懸崖之上之所以成為張藝謀生涯最高票房作品靠的也不再是長城那樣的大片路線而是電視劇級別、小格局的諜戰故事反而贏得了懸疑特工片愛好者的追捧

《刺殺小説家》的口碑與票房走勢同樣值得玩味,春節檔上映使其突出了爆米花片的全民娛樂屬性,卻因為導演私人化的表達方式導致口碑兩級分化。春節檔過後在宣發停歇的情況下,影片的“浪漫主義”氣質反而贏得了部分觀眾的力捧,實現了票房止跌,從當初的預期票房不足7億,最終邁過了10億大關。

除了今年最大的爆款《你好,李煥英》之外,另一部《我的姐姐》也憑藉着現實主義女性題材的突破,以小搏大砍下8.6億票房。只不過“姐弟情結”並不像“母女情結”那樣具有普適性,而且部分女性觀眾對於“扶弟魔”的抵制也讓這部影片口碑分化。所以它只能算是一部圈層電影,而無法進一步進階為全民電影。

從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國內電影產業正在告別大眾電影時代,走向分眾時代。每一年的全民爆款只會有寥寥幾部,可遇而不可求。在全民爆款與圈層爆款之間的20億、30億檔市場空間可能會進一步壓縮。

進口片的時代
要一去不返了嗎?

從2015年起,進口電影就開始讓出了年度票房冠軍的寶座,2018年開始跌出前三,2019年票房前十中只有兩部。今年隨着《速度與激情9》的不及預期,進口片或許將再次跌出票房前5。可以説,以好萊塢大片為主的進口片的節節敗退是一種不可逆的大勢所趨,媒體往往將其解讀為國產電影的崛起,但更深層的原因有待進一步挖掘。

首先,是好萊塢電影工業體系自身走入死衚衕,“速激”系列的發展可以作為一個縮影。2001年《速度與激情》橫空出世時只是一部亞文化性質的“小混混飆車片”,好萊塢卻在發現其市場潛力之後不斷做加法,疊加動作、諜戰、科幻等類型元素,世界觀呈現也從街頭飆車上升到了國際政治陰謀,把一部小格局爽片越抻越大,直至速激9飛車上太空,一步步丟失了系列“初心”,在透支了觀眾的期待和情懷之後終於難以為繼。

《哥斯拉大戰金剛》也顯示出好萊塢的IP化路線走向窮途末路,只好通過“關公戰秦瓊”式的大亂鬥來刺激觀眾走入電影院。

當初代復聯退役之後,超級英雄電影能否重演上一個10年的輝煌,也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而當迪士尼把《旺達與幻視》《洛基》《黑寡婦》等都特供自家的Disney+時,意味着它已經不再把院線作為自己的首要渠道,也不再那麼倚重於海外市場。疫情之下,如果好萊塢未來全面轉向流媒體,在中國市場的存在感將會越來越弱。

當然,進口影片的退潮還與電影市場的下沉趨勢密不可分,隨着影院的快速擴張和向三四五線城市的覆蓋,增量觀眾對於外語片的接受度有限,更青睞貼近現實生活的國產片。

2019年時,《復仇者聯盟4》的“天價票”現象只出現在一線城市,也充分説明好萊塢電影不足以讓“小鎮青年”走進三四線城市和廣大縣級市的新建影院。而更徹底地沉浸在短視頻娛樂、同階層生活萬花筒中的他們,離好萊塢所打造的外部世界的距離,也正變得越來越遠。

結語

雖然上半年電影市場的表現不及預期,但業界普遍對大片雲集的下半年充滿了期待,畢竟暑期檔和國慶檔會是兩個出產爆款的重度“票倉”。然而,上半年所暴露出的結構性問題也會繼續困擾下半年,在缺少了外部刺激之後,國產電影除了加速內耗之外,能否在更多維度、更多題材上走出一條穩定的類型之路,培養穩定的觀影羣體,而不是扎堆博取出圈爆款,這將決定今年以及未來中國電影市場的走向。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